<meter id="ijqba"></meter>


    财 经 科技 | 股 票 房 产 原 创 |  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
    商 业 地 方 | 文 化 汽 车 |  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

    文化热点

    首页 > 文化频道 > 文化热点

    知识分子的精神自觉:吴小如先生为何爱纠错

   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9-03-12 11:09:37

      吴小如先生为何爱纠错  

      刘凤桥

      吴小如先生学问大、爱纠错是出了名的,故生前就被称为“学术警察”。为此,他还得罪了不少人。有人总结他一生得失,都是“认真”造成的(邵燕祥先生赠吴小如的诗中就有“得失都缘太认真”句)。也有人劝他“随俗”,做个不招人烦的“好人”,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,可他偏不听劝——就在去世的前一个月,纵手不能书,仍要口述文章,指出某人某书的多处错讹,请学生记录并送某报发表,唯恐谬种流传。

      大凡能发表文章、出版专著的,都是社会上的所谓“名人”了。先生公然指出这些人文章中的错误,与名人为“敌”,招惹麻烦,自讨苦吃就在所难免。有人攻击吴先生是借名人炒作自己,提升知名度,先生听后只是淡然一笑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吴小如就以“少若”等笔名闻名文坛,陈寅恪、俞平伯、章士钊、周作人、沈从文、林宰平、顾随等前辈大师皆推许有嘉,算得上是“资深”名人,似乎没有再借名人成名的必要了吧。吴先生自己的解释是,名人影响大,名人的错误影响也大,所以,“擒贼先要擒王”。吴先生就是这样“纠”心不改,苦中作乐,不受欢迎地一直在战斗,还常常慨叹和抱怨像他这样的“警察”太少。

      有好心人多次劝他:“算了,那么多错误,您一个人纠得过来吗?”“别再做这些招人烦的傻事了”等等。每每,吴先生总是简单地应一句:“习惯了,改不了。”

      吴先生真的是改不了吗?以我对他?#20808;?#23478;的了解,恐怕不是!他是不想改,或者说是不能改!

      吴先生自称是个教书?#24120;?#19968;生以教书育人为乐、为荣。为人师表,是他一生崇高而神圣的追求(先生在文章中多次表达过这样的思想)。先生也不是不懂世故、不会?#19981;?#19981;知好歹,像他这样的“通儒”,这样的世纪?#20808;耍?#20160;么道理不懂,什么世相看不清楚!他之所以“秉性不改”,甚至被人骂“老顽固”,更多的原因是他的身份使然。吴先生是教师,是大学教授,是著名学者,是众人仰慕的“先生”。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“师道”与“师德”才是他看重的“秉性”,更是他心中一直坚守的精神高地。他总是说:“只要?#19968;?#30528;,我就得管!我死了,你们管?#36824;埽?#25105;也管不了了。”说起这些话时,他总是长叹一声,让我们感到些许无奈和悲凉。

      吴先生不仅善于扬人之“恶”,更敢于扬己之“恶”。如果有人指出他的文字错误,他一定会立?#22363;?#35748;并向指谬者致谢,甚至写文章公开服善,决不为自己护短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汪少华先生在其《古诗文词义训释十四讲》一书中指出吴先生著作中的一些错误,吴先生看到后马上写文章公开承认错误,虚心接受批评,并郑重向读者推荐汪君的这本“好书”,表扬汪少华“学有本源,功底坚实”(见《学术规范应坚持守正》载《文史知识》2009年第1期)。

      刘绪源先生在《出人意料的吴小如先生》一文中还写过这样一件事:“小如先生常撰文批评他人下笔出错,有些话说得颇不留情面。那一次,是陈四益先生写来一文,指出小如先生谈四库全书时有一处硬伤。文?#36335;?#34920;后,好多人等着看这位‘学术警察’怎?#20174;?#23545;,我也担心小如先生会有难堪。出人意料的是,不几天我就收到小如先生来信,是一封供公开发表的信,对陈文表示感谢,坦然承认自己做学问不细,虽入行有年,须补的课仍不少,希望有更多同道今后监督帮助。我读后感慨不已。陈四益先生到编辑部来时,也对此深表感叹,说事出意外,本以为?#20808;思一?#23547;理强辩,不料如此干脆,前?#36130;?#19981;可及。等着看出洋相的人这下都不响了。此后,小如先生纠谬的文章?#25307;矗?#21475;气照样尖锐。人们从他的文字中,看到了一?#35805;?#26114;然不妥协的形象,既不对他人错误妥协,也不对自己妥协。在学界风气大变的今日,这虽有踽踽独行的苍凉感,却自有其高大伟岸,令人过目不忘的一面。”

      吴先生去世后我一直在想,先生为什么要这样“认真”呢?#24656;?#21040;我把他的著作?#31181;?#26032;翻读了一遍,并联系先生平时与我的言谈,才豁然明白:先生是对的。试想,如果像他这样的“先生”都放弃坚守而随波逐流甚至欺世媚俗,那么,知识分子的担当何在?这个社会的良知又在哪里?所以,吴先生必须坚?#37073;?#24517;须认真,必须战斗!

      吴先生就是这样认真地对待自己,对待别人,对待社会,以舍我其谁的姿态和勇气,?#35752;?#22320;做了他认为应该做的一些事情。有人说,他就像一只牛?#25285;?#20197;毕生的?#38590;?#25749;咬着时代的屁股,阻?#39038;?#22312;浮躁中沉沦。在先生身上,我们看到了那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自觉和社会责任。

     
    来源:?#26412;?#26202;报 作者:刘凤桥 编辑: 曾紫妍       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   本网所刊登文章,除原创频道外,若无特别版权声明,均来自网络转载;
   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,其真?#25932;?#30001;作者或稿源方负责;
   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?#25285;?#25105;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。

    联系电话:81785256;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报纸订阅  关于我们  CET邮箱 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    联系电话:(010)81785256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
   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:?#26412;?#24066;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?#25910;?#32534;码:102209 电话:(010)81785188(总机) (010)81785188-5100(编辑部) (010)81785186(广告部) (010)81785178(发行部) 传真:(010)81785121 电邮:[email protected]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.5212224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举报
  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5       京ICP备07019363号-1      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
    北京赛车害死多少人了

    <meter id="ijqba"></meter>

    <meter id="ijqba"></meter>